繞著軌道打轉的星體,隱喻著複雜的三角習題。象徵恆星的守恆、象徵行星的正行、象徵彗星的慧佳。經過那年夏天相遇,彼此進而相知。曾幾何時,恆星、行星、彗星此時的交集,細細看來竟有種矛盾的美麗。那是我們再也不能回到的夏天,卻也是我們緬懷於心的動人詩篇。

也是在今年夏天,我第一次遇見《盛夏光年》。然而直到現在我才真正遇見《盛夏光年》以及陳正道導演過人的才氣。台灣電影產業苦很久了,就是《盛夏光年》的出現讓我看到了一線曙光。

故事開始於小學老師的一個約定,這個約定使正行和守恆結交為好友。直到高中時期慧佳出現,周旋於兩位男孩之間,正行才發現自己對守恆已有莫名的情愫存在。2男1女之間,是友情還是愛情?分不清界線,也離不開彼此。

老實說,開頭小學時代那段戲我看的很痛苦。老師、家長、小朋友的表現太過僵硬不自然,好小孩壞小孩的論點極為陳腔濫調,讓我不免懷疑自己又陷入台灣偶像劇的惡夢裡。然而隨著劇情逐漸聚焦在兩位男主角身上,情況便宛如倒吃甘蔗般,勾起觀眾的興趣。飾演守恆和正行的張孝全(孽子、紫色角落)、張睿家(惡男宅即便)口條都不錯。尤其是張孝全,他自然生動的演技一次次讓我驚艷無比。如果說他是目前台灣影界最閃亮之一的新星一點都不誇張!相對於電力四起的男主角,香港來的楊琪不幸的被搶走諸多光芒。慧佳心思細膩的內心戲有時不免傳達不出,煞是可惜。

同樣都有同志劇情,《盛夏光年》不免會被拿來和《斷背山》一較長短。或許殘酷了些,但前者的確遠比不上後者情感刻劃來的熟練。就算費盡心思觀賞,我還是看不出守恆有恆星的特質,也看不出正行行星般的羈絆,更看不出慧佳有慧星的衝擊力。縱然背景從小學跳到高中,高中跳到大學,大學再跳到重考班;縱然這些都是我們曾有過的共同回憶,我卻只有小小的共鳴一下。沒錯!只有共鳴。導演的功力還未成熟,無法真正的感動人。結尾本應是所有情緒的爆發點,感覺上卻沒有那場不慍不火的男男床戲這麼深刻內斂。唯有影片收尾時才令人驚喜,三人都是最好的朋友,不多不少。或許也算是種Happy Ending吧!

雞蛋裡挑骨頭是寫影評必有的通病,其實這是本年度我觀賞到最令人激賞的國片!久雨不晴的藍色基調,唯美動聽的配樂,寧靜優雅的攝影鏡頭,不禁悄悄讓高中大學時期的青澀襲回。再者,花蓮、台北的美透過螢幕直接顯現在觀眾眼中,值得讓失去信心的人們燃起一陣對故土的熱愛。翹課、聯招、活動、重考,以及混亂不明的感情問題,均是這個年齡層我們都有著的共同記憶。感謝導演為我們帶回這些,也感謝這麼多人為提升國片環境而努力。最後也要感謝支持《盛夏光年》的觀眾,有你們的祝福才能看到這麼精采的作品。

就算隔著光年般的距離,沒有人是應該孤獨的。
創作者介紹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