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ing01  

 

這部片有一場戲,是我近期看過最厲害的一場親情/愛情戲。儘管過了一個星期,我還是很難忘掉那場戲。那是一次男人的脆弱,與女人的強大。 

 

瑪莉亞和托馬這對夫妻,擁有穩定的工作和婚姻,也即將迎接新生命的誕生。然而瑪莉亞的市長老闆對她愛慕已久,一次登門拜訪後擦槍走火,市長強暴了懷孕中的瑪莉亞,還射後不理直接閃人。瑪莉亞壓抑著生心上的痛楚,直到小孩出生演變成產後憂鬱症。當症狀日益嚴重,瑪莉亞不得已還是告訴了托馬。瑪莉亞是釋懷了,可是托馬卻走不出來,兩個人的婚姻也漸漸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loving07    
 

 

一個意外,造成兩人伴侶關係的質變,進而去質疑婚姻的本質,同住一個屋簷也可能不再愛著對方的情形。這個婚姻從片子一開始就已經不單純。開場的宴會,創作者就很刻意的掉了一個書袋。女主角在廁所內更衣時,突然有鳥衝破窗戶,躺在地上重傷掙扎,顯示破窗理論「一步錯步步錯」的危機。而從宴會回到家後,我們也看到托馬對市長的企圖瞭然於心,卻因為想得到市政府的案子,所以就讓老婆去討市長開心。好好的愛情變成利用、利益交換的工具,這就是質變的第一步。

 

托馬的內心,並沒有表面上的瀟灑。佔有慾讓他會偷看老婆的信箱,也忍受不了別的男人侵門踏戶的想法。所以當這個想法成真了,對方又只想拿錢來打發他,到最後還發現對方在事業上是個有理想的好市長(想把乾淨飲用水引進自來水管線),自己殺不了他。他能夠做的,就只能將錯誤歸因於老婆不檢點,或是拿錯誤去折磨自己,鑽牛角尖沒辦法真正解決心結。這是男人的脆弱。

 

loving05  

 

事實上,劇中的所有男人都是脆弱的,到最後也只能顯現自己無能的一面。托馬是如此,市長也是如此(抵擋不住自己的獸性,還要靠老婆出面解決問題),托馬的父親更是如此(面對老伴的重病,只能一籌莫展的坐在那邊難過)。相對之下,波蘭女人兼容並蓄的一面,也就這麼顯現出來。

 

只有女人才能忍受懷胎十月,然後分娩的痛苦。只有女人才會遭逢懷孕時被強姦的慘烈事情,但她們卻能讓自己變得堅強有韌性,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繼續活下去。只有女人才能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兒子有問題,支開丈夫說服兒子回去跟老婆重修關係。也只有女人在男人全都束手無策時,運用女人的特質去解決問題。

 

我還是很難忘掉那場戲。那是托馬的母親失智症發作,躺在床上回歸到孩提時期,哭著找媽媽的時候。托馬放不下老伴的父親獨自一人坐在廚房,彷彿已經忘記該怎麼難過。托馬怎麼問怎麼勸都沒有用,母親已經不記得他這個兒子。一陣絕望之際,瑪莉亞將手上抱著的小孩交給托馬,自己躺上床,用溫柔的語調哄著婆婆睡覺,就像哄自己的小孩一樣。

 

她成功了,而所有關係也都改變了。

 

loving06  
 

 

我不確定我從裡面看到什麼。這是傳統婆媳關係的全新和解?還是女人為了愛情對對方家庭一無反顧的付出?還是修復婚姻的全新方式?還是創作者將愛情拉到家庭關係的框架所做的全新定義?我所看到的,是男人的脆弱與女人的強大。我想到《當愛來的時候》,何子華突如其來的對空鳴槍,那也是同樣的狀況。那是一個強悍、獨立、兼容並蓄的女性形象。

 

或許從頭到尾,創作者就沒有想把愛情和家庭分開來討論。英文片名「Loving」寫成現在進行式,可以說是「在愛的過程當中發生的事」。只要一丁點的落差,兩人就會漸行漸遠。就算是在一起,也可能會相互怨恨,或是無能為力。托馬在外面住一陣子後,還是決定回去跟瑪莉亞住,卻只是單純盡一個父親的義務,分攤照顧小孩的勞務。從那之後,夫妻關係完全退化成室友關係,連性愛也跟普通的打砲一樣,只是發洩性欲,並無對等的情感。沒有了愛,如此的家庭還能算是一個「家庭」?而在最後好像一切都和解了,可是我們卻聽到托馬的父親在懺悔。他希望老婆趕快死掉,卻又為這個想法而羞愧。久病的老伴,對照顧者也是一項重擔,也有可能是在長期與強勢的老伴相處,心中累積而來的怨恨。托馬的父親是愛著他母親,這點無庸置疑。可是就是因為愛,讓自己陷入痛苦。這樣子有愛的家庭,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loving03

 

中文片名「我們回不去了嗎」,出自一個鼓勵女性走出婚變,重新活出自己的勵志偶像劇的台詞。《犀利人妻》裡的謝安真,把這句台詞用在拒絕負心漢溫瑞凡重修舊好的心願上,也是告訴著女人不必要依循著男性規範出來的方向。我又想到《時時刻刻》裡被婚姻禁錮的茱莉安摩爾,最後選擇拋棄家庭,背負被孩子怨恨的責任。「婚姻」之於女人,可以是枷鎖也可以是自己價值的證明,端看主導者是男性還是女人自己。

 

在這部片裡,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辯證關係,對於婚姻、對於家庭、對於愛情,男女不同的態度和碰撞。而在結論上,創作者對結局的處理也很曖昧,托馬、瑪莉亞、托馬父親一同抱著新生兒在教堂受洗,最後的畫面是瑪莉亞背後發光的門。那道門究竟是背離的希望,還是幸福的象徵,我不確定。可以確定的是,婚姻、家庭、愛情都存在著許多摩擦和衝撞,就算還有愛也很難像當初那樣,都回不去了。

 

本屆台北電影節,這部片是國際青年導演競賽影片。很難想到是個新導演拍出來的作品,人和人之間那種情感與心理,好複雜又好成熟的被刻劃出來。相形之下,許多台灣的創作者真的還太嫩了。

 

《我們回不去了嗎(Loving,原片名Miłość)》,請記得這部作品和導演Slawomir Fabicki,厲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蚓 的頭像
白蚓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