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teaser.jpg   

 

曾經在拍片時問過學長,為什麼很多電影都需要用照片來建立角色關係,明明有些人家裡根本不貼照片的,貼了不是反而不自然?他反問一句「你能想出更有創意的建立方式嗎」。確實,如果不靠任何台詞介紹,要讓觀眾一目瞭然人物角色之間的關係或背後的故事,照片是相當便利的方式。李安的《飲食男女》開場就藉由主角老朱穿著廚師服跟各個重要人物合照的照片,帶出老朱「國宴主廚」的背景。而《醉後大丈夫》結尾也有主角一起看數位相機的橋段,不需要錄下來龍去脈,只靠著一張張照片就能看到他們忘記的那天晚上有多瘋狂。簡單明瞭,清楚易懂,照片凝結了我們所記憶的當下,同時也封存了我們所有的故事。人的記憶終究還是不可靠的,但靠著照片,我們還是能喚醒既有的記憶,再得到一次溫存的機會。

 

《愛情悄悄來過》一如其原片名「36」,全片由36顆定鏡組成,就像一張張照片。每個定鏡前會有編號,上字卡做該場戲的註解。這些靜止不動的鏡頭,或是遠景或是局部特寫,或是空景或是隔岸觀火,人物自由出鏡入鏡,被切到也不在意。我們好像看著動起來的照片,去想像拍照當下的情況,順著景框內人物的談話,勾勒他們背後的故事。自然寫實不造作的氛圍,反而利用了觀眾的偷窺慾,更容易進入劇情,確實是別出心裁的迷人設計。

 

36_01.jpg  

 

劇情其實很簡單,就只是一對男女相遇了,好感了,一段時間分手了,想念了,這樣而已。有趣的是,「照片」是貫串整部電影的一大重點。女主角的職業設定是電影勘景師,隨身帶著數位相機到處拍,取各種角度提供導演作拍攝的參考。男主角則是電影美術,帶著底片機,等待著最美的畫面進入鏡頭裡面。片中他們討論過數位和底片拍照的問題,男主角質疑女主角拍這麼多照片怎麼記得住,女主角誇口記憶力好,拍過的照片都記得,每一年的照片都放進不同的硬碟裡歸檔,相當有條有理。沒想到隔了一年,女主角因工作關係必須回溯以前的照片,卻發現硬碟壞了,照片救不回來。她覺得很懊惱,好像一整年的記憶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對於沒有備份習慣的人們來說,這可說是一種對於數位的質疑與不信任。數位時代,照片大量拍攝、大量儲存,可以毫無顧忌的拍下去,再從大量地檔案裡去篩選較好看的幾張。可是這麼隨意的結果,記憶的重量就沒了,何況「便利」與「免洗」只有一線之隔,保固期一過說壞就壞,記憶說穿了都是建立在這些脆弱的電子設備上面,倒不如底片攝入的影像,過了許久仍可靠顯影劑洗出照片。

 

36_02.jpg

 

只要底片還在,記憶就不會不見。若是換句話說,我認為創作者是在藉著數位的世代,去緬懷底片的美好。雖然全片是一顆一顆以數位攝影機拍攝的定鏡,但片名「36」卻指涉著一卷底片能拍的張數。女主角在緬懷過去,挖掘著那個曾經不想記起、現在特別想念的事情。而我們也看到不可靠的數位生活,看見化學顯像後的繽紛色彩,孰好孰壞自然意在言表。

 

《愛情悄悄來過》的成本很低,但率性的態度給我一種發現新大陸的雀躍感。原來這也是電影!還是部很棒的電影。有幸遇到泰國導演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的處女作《愛情悄悄來過》,也期望他發行DVD的那天。

 

 

台北電影節預告片

 

主題曲Yellow Fang - เก็บผ้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蚓 的頭像
白蚓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