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poster  

 

我很喜歡這部片的前半段。

 

浩市與淳美為青梅竹馬,曾相約一起到永遠。不料淳美因身為漫畫家的創作瓶頸,自殺變成植物人。為了解開淳美自殺的原因,浩市接受醫學中心的幫助,藉著儀器進入淳美意識中了解情況,並嘗試將淳美喚醒。意識裡,淳美依舊畫著漫畫,依舊擔心著截稿與瓶頸,並希望浩市能找到幼時所畫的蛇頸龍畫像,以解開內心的焦慮。浩市答應要求,但他沒想到的是,潛藏在淳美意識深處的恐懼將一步步將浩市吞噬,毫無防備...。

 

real05  

 

喜歡的點很簡單,我認為片中所呈現的瓶頸經驗相當寫實。淳美因為截稿快到了沒有靈感而焦慮,她急著想出新作,渴望受到編輯和讀者的肯定,藉著作品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和才能。有人取而代之,就會被她視為對自己才能的否定,然後開始害怕失去一切(淹水的房間)。過分的責任感,種種壓抑,她無法走出內心的房間,焦慮又讓她更沒有靈感。於是,越壓抑的靈魂越會開始爆走,她畫的屍體越來越殘酷,出現地點和頻率越來越詭異,甚至在意識裡直接開槍殺人,展露偏執的惡意。

 

人心的黑暗面,在意識裡就變成不請自來的恐懼。延伸到車頂的擋風玻璃、驟然出現的屍體、自動打開的門、躲在角落濕漉漉盯著你看的男孩;片中那些「哲學殭屍」(做夢者主體意識創造出來的人物)跟鬼沒有兩樣,看久讓人寒毛直豎。黑澤清活用這些詭異而不合時宜的元素,將人類意識的黑暗面營造的跟鬼片一樣恐怖,彷彿在看凌十行人的心理驚悚小說,這是全片最成功的部分。

 

但是我也必須說,我只喜歡這部片的前半段。

 

real04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前半段非常好的氣氛之中,硬要來個逆轉,硬要讓觀眾上當。「騙觀眾」不是不可以,可是這種騙法實在太老梗,只有傻眼的份。心魔的成因也太好猜了,早點揭示說不定還可以講更多的東西,結果沒有,竟然出現了一個類似特攝片的決鬥,主角摔來摔去好不痛快。我知道這是告訴我們必須正視自己的恐懼、挖出心靈最深處的傷疤,才能有癒合的一天,瓶頸才會不見。可是我實在看不出來這心魔到底對主角有什麼深刻的影響,需要用到這麼激烈的方式去表現掙扎,然後又很簡單的被解決掉。瓶頸本身到底跟心魔有什麼關係,這也隻字未提,劇情逆轉之後就自動被忽略、沒有這回事。宣傳詞上的「日本版《全面啓動》」,著實是言過其實。

 

原著小說是個完全不同的故事,電影有相當大的成分是黑澤清重新改編。照這麼看來,我猜是為了不讓《全面啓動》專美於前,所以「分享夢」的概念重新具現化,並加入驚悚元素以饗影迷。飽受瓶頸之苦的創作者發完牢騷之後,其他的就隨便套個商業公式交差了事,沒有更多的思考和雕琢。我不知道為什麼是一定要是「蛇頸龍」,照故事的安排似乎替換成任何水生動物皆可,看不到什麼可論述的概念。改成情侶關係或許是比原著單純很多,但是也失去了很多曖昧性的樂趣。充其量,這只是一個企圖向商業市場靠攏的失敗例子。而當初拍出《CURE》、《回路》的創作者,大概也累了吧?

 

real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蚓 的頭像
白蚓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