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on_poster    

 

許久未寫,居然選擇這部爛片重出江湖,想想也是滿浪費時間的。可是身為一個《咒怨》的「老」影迷,請容我對這部爛片說幾句話。畢竟用情至深,很少恐怖片能夠動搖我當初一整個晚上都睡不著的觀影經驗,沒想到今日相見不只動搖,更多了些時不我與的慨嘆。伽椰子啊伽椰子,你怎會落到這步田地去了?

 

《咒怨:終結的開始》做了許多與清水崇不一樣的嘗試。原來的屋子換掉了,變成有著漂亮扶手梯與明亮採光現代住宅。劇情推翻了以往以伽椰子為核心的背景設定,改以俊雄作為「咒怨」的源頭,想標新立異的心態昭然若揭。以往全身血淋淋,常以怪異姿勢爬行的伽椰子,這次終於有了「正常」一點的扮相,台詞也變多了。然就一個老影迷的角度,此舉不僅大大削弱了伽椰子的魅力和重要性,淪落成某個中邪的歐巴桑,俊雄小朋友也無法承載起這麼強烈的咒怨,毫無反應只是個死小孩,缺乏應有的說服力。

 

Ju-on01  

 

想當初《咒怨》之所以會紅,估計是其首創之「移動鬼屋」的概念。只要你(或者你老婆、女友、親戚、好友之類有直接關係之人)進到那棟被詛咒的房子,你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被伽椰子俊雄玩弄而死,根本無差別殺人的概念。而他們的招數之多,就地取材的能力之強,絕對可以滿足各種被創意虐殺的需求。夜半敲擊聲、被裡幽魂、詛咒的電話亭、床頭的眼睛,小說文本中甚至出現放有伽椰子玉照的開機畫面與動態桌布等等,結合科技脈動與時俱進,集各地怪談之大成,完全沒有退流行的困擾。

 

難怪看到這部《咒怨》居然沒有想到用智慧型手機或社群網站來做文章,我的失落感會這麼大。

 

Ju-on02  

 

演來演去,還是那些《咒怨》的老招,扭脖子、拔下巴,頂多讓伽椰子學一下西洋驅魔片那種壁虎功,以及對女學生凌空使出超自然震動,挑戰在家也能做的各種極限運動(小朋友勿輕易嘗試)。而此集新加入的數位攝影元素,如家庭錄影帶與手持攝影等等,居然也沒能善加利用製造恐怖氛圍。手持數位攝影的視覺範圍有限,觀眾注意力更加聚焦,明明可以創造更好嚇人的場面調度。《錄到鬼》、《鬼入鏡》系列都玩的那麼多,《毛骨悚然撞鬼經驗》或靈異影片的節目也做快爛了,抄一下至少也有些誠意,比起那些怪異扭曲惹人發笑的肢體還強的多。

 

顯然這次創作者被既有的框架制約了,格局也比以前小的多,整部片的質感也更加廉價,只好一直特寫加爆音。可是《咒怨》錄影帶版的格局也很小,成本也不大,特寫更是不夠多,怎麼能夠有那種把人嚇到漏尿也不敢去上廁所的功力?場面調度還是比較重要,請注意這個觀念。

 

Ju-on04

 

而那些路人居然比受害者還知道狀況,這也是頗為詭異的一件事。到底這棟房子是有多惡名昭彰,街坊鄰居都知道,房屋仲介也瞭然,我看連學校校長都略知一二,怎麼還是有這麼多狀況外的受害者前仆後繼?不要說日本國民生性閉俗,出事都只想拿出國防布。我倒覺得鬧大一點,既然危樓人盡皆知,那就拆啊!都更啊!行使公權力啊!到時候再看釘子戶伽椰子如何無差別大屠殺,豈不更精彩?

 

散場時,週遭的國高中生迫不及待的離開影廳,怨聲載道著「這樣就沒了噢?」、「爛死了」等評語。暑假嘛!恐怖片還是有一定的市場,比如這些渴望刺激的年輕族群。可是如果那些拍恐怖片的繼續像這樣粗製濫造下去,恐怖片裡最恐怖的,只能是那些花瓶主角的演技了。

 

 

   

 

創作者介紹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