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iver poster  
  

 

嚴格來講,《記憶傳承人:極樂謊言》只把故事說了一半。

 

一個表面安居樂業,實質上充滿各式教條規訓的反烏托邦社會。然後主角自己身上一定有某些顛覆性的特質,導致體制的崩解和重組。說穿了還是青少年小說的套 路,武俠式的情感。有哪個青少年不會想要各種違反規制的好玩行動?何況有個職業可以光明正大去不守秩序,閒閒沒事還可以當個英雄解放水深火熱的人民,根本酷斃。

 

然而,必須承認這個「不能說謊」、「沒有情緒」、「以禮待人」、「抹去階級」的「和諧」世界,是個相當迷人的極權政治概念。全面性的控制每個人的飲食起居 教育職業,每天注射藥物,沒有顏色也沒有愛恨情仇。沒有了愛恨情仇,每個人都一樣,沒有性向種族膚色高矮胖瘦美醜優劣的區別(全白人的社會呢科科),人類就不會相互攻訐,自相殘殺,爭權奪利,爾虞我詐。當然也不會有音樂、舞蹈、藝術、愛情、榮耀、同理心等人性光輝。

 

the giver03  

 

當然,連「說謊」這種人性最低的判斷標準都沒有,生育養育全部政府代勞,人人居於樣板化的家庭組織之中,全然宗教性的預設和諧裡,統治者早該把「記憶傳承人」這個有反動思想的職業給廢掉才對。既然沒有,那何不讓我們看看和諧社會以外的其他社會?或者,「解放」之後的世界?然後呢?原著小說沒寫,也不代表創 作者不用給自己的答案啊!成住壞空,可是真空妙有,到底有什麼?

 

「當人類有選擇的自由時,人們總是選錯。」「既然是對的事,何必違反規定?」自以為《記憶傳承人》可比《普羅米修斯》與《露西》,拋出了極為有趣的哲學引路石。但,也只是引路而已,滿滿都是未了結的線,沒有很認真想討論的意思。

 

 

創作者介紹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