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首先,必須恭喜瑞絲薇絲朋和蘿拉鄧恩入圍奧斯卡。若不是他們優異的演出,這部好片很可能就在奧斯卡的強力競爭中敗下陣來,成為被埋沒的遺珠。同時,這樣的一部女性電影,她們也恰如其分的呈現出現今時代女性的各種面向,與自我實現的勵志情感。媒體訪談中,瑞絲坦承自己覺得好萊塢女性電影太少,於是自己當製片催生作品。多年前的《真愛之吻 (Penelope)》讓豬鼻宅女走出家門,去年的《控制 (Gone Girl)》找上大衛芬奇執導,並讓蘿莎蒙派克光芒四射。這部自製自演的《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Wild)》,比起前兩部更多了自我覺察、明心見性的味道。在我看來,不偏不倚也是許多在父權壓迫下的當代女性樣貌。

 

一個女人遭逢失親之慟,沈溺在不堪的生活,搞砸自己的婚姻。為了走出來,她決定背上行囊,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The Pacific Crest Trail,簡稱PCT),走過1000英里的山路,看遍良辰美景,留下無數的足跡。她成功的到達目的地,找到自我,開啟了人生全新的樂章。在那時候,她只剩下勇敢。勇敢面對了過去的自己,也勇敢步向新的開始。

 

如果劇情這麼簡單,那我就不會寫這麼長了。

 

wild-6

 

說真的,誰都可以把自己丟上山走一走然後找到自我。每個登過山回來的人也會告訴你「遇到困難不要放棄,堅持下去就是你的」這種千篇一律的勵志鬼話。生活困頓嗎?挫折很多嗎?被各種壓力壓到很想死嗎?先給自己放個假登個山,在美麗的大自然裡吸收日月精華,站在高崗上自我感覺良好一下,莫名其妙就能找到活下去的力量了。好棒!

 

是啊,誰都可以把自己丟上山,可是不是誰都願意把自己丟上山,跨出自己的舒適圈,沒有乾淨飲水,不能洗澡,食物可能不夠吃,鞋子不好穿還會失去指甲等等各種折磨。其實還沒上山前,女主角就跟自己的背包結上梁子。因為什麼都想帶,什麼都不奇怪,那個被塞滿滿的背包重到背不起來。女主角使勁跟背包搏鬥,沒想到背包還很邪惡的向後傾倒,使女主角受到如狗狗翻肚一般的重大屈辱。 我很喜歡這場戲,它很忠實的表現出我們有多依賴文明社會,放不下捨不得的各種包袱,同時也透漏女主角對自己的要求甚嚴,不僅在外在,也逼自己去跟心裡的完美女性對話。

 

那個完美女性是她的母親,由蘿拉鄧恩飾演。「我的一生都在當別人的老婆、母親,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什麼事。」母親確診癌症之後,在回家的車上如此喃喃自語。但她發現了女兒的目光,轉過身擦乾眼淚,又露出了樂觀的笑容。這麼樣一個樂觀的母親,帶著兩個孩子逃離了家暴的男人,不管貧困,她用開朗的笑容把一對兒女拉拔成人,不管年紀,她回學校唸書,和女兒當同學,還要求自己學業家庭都要兼顧。當女兒不滿家裡的貧窮,質疑母親怎麼還能開心唱歌。母親依然堅持樂觀以對,不去怨懟過去的不是,不為自己的境遇乞憐,過去那個暴力相向的男人讓她得到兩個美麗的小孩,現在有個屋簷可以活在當下,這就夠了。

 

wild-10
  

 

什麼是勇敢?怎樣才算勇敢?男人們保家衛國衝鋒陷陣,這是傳統定義的勇敢。如果是含辛茹苦育養小孩長大的單親媽媽,這樣勇不勇敢?被男人暴力相向,外遇傷害,還能無怨無悔,這樣算不算勇敢?男人外遇是風流道歉就好,女人出軌就是千夫所指的蕩婦,當女主角失去母親,以海洛因與大量性愛來哀悼,她也能無懼如此論斷,坦然面對過去,毫不保留、毫不後悔的把自己的不堪寫成小說,甚至拍成電影,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勇敢?

 

自然,那是1000英里與自己相處,與大自然互動,走出舒適圈與自己的習氣、依賴性等等舊業角力之後,留下來的東西。旅途之後獲得的幸福,就用旁白輕易帶過。那不是重點,也不應該是。

 

wild-7  

 

整部片看下來,只有一點不愛,我覺得女主角決定要去登山的那場關鍵戲,情緒轉的太快,只用台詞講卻沒有好好鋪陳。相對,這也代表我很欣賞片中處處寓情於景、於文字、於歌曲、於碎剪、於雙線敘事的形式手法。我喜歡尚馬克瓦利這個魁北克導演,有一點文青、濃烈的感性、音樂品味極好、剪接爐火純青。縱然來到美國的兩部作品(《藥命俱樂部》、《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並沒有《花神咖啡館》、《愛.瘋.狂》那麼奔放,敘事上通俗的有點保守。可是我依然欣賞他在這部女性電影裡的筆觸。他重現出登山時旅程沒有別人,只能跟自己相處,只有片段式的回溯與濁思。我們跟著女主角看著眼前的險路,以及那些過去。而一直零星現身的主題曲「El Condor Pasa(老鷹之歌)」,猶抱琵琶半遮面,直到結尾才以全曲示人。誠如藍祖蔚老師所描述的「來無影去無蹤」,既是母親嘴邊常哼的情怡,也是野外翱翔的神怡,更是面對生命超脫羈絆的勇氣身影,時不時的縈繞在女主角的腦海裡。

 

I rather be a sparrow than a snail. / 我寧願當個麻雀而不是蝸牛

Yes I would. / 是的,我願意

If I could, / 如果我能做主

I surely would. / 我當然願意

 

wild-12   
  

 

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寫起,於是絮絮叨叨長篇大論。我是由衷的佩服著這些能夠活出自我的女人,不需扮弱者裝可憐甚至委屈求全,也能自由自在的翱翔天際。

 

也或許,我不該繼續宅在電腦前,沈浸在近期的低潮與不快,該放下一切出去走走了。誠如台詞所述:

 

「問題不會永遠是問題,它會蛻變成別的東西。」

"Problems don't stay problems, they turn into something else."

 

到底會是什麼東西?明天又會怎樣?我不知道,滿期待的。 

 

 wild-3

 

預告片 

   

主題曲:Simon & Garfunkel - El Condor Pasa(老鷹之歌)

 

創作者介紹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