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mbermaid_p

 

 《女僕心機》改編自法國作家奧克塔夫米爾博的經典小說《女僕日記》,描述一個女僕瑟婷接到新工作,從巴黎來到鄉下的有錢人家服務。繼法國電影大師尚雷諾瓦和路易斯布鈕爾,班諾賈克是第三位將《女僕日記》翻拍成電影的導演。

 

不若過去1946和1964年兩個版本,班諾賈克選擇不在情節轉折上做文章,而是極力描繪瑟婷這位女僕的個性和境遇。以致於通篇看下來,觀眾會不知所措的表示文不對題,除了顯然受過專業臭臉訓練的女主角蕾雅瑟度,看不到女僕的心機在哪裡。反而賈克前作《情慾凡爾賽》相對高潮迭起,《三心一意》更顯揪心。

 

確實,賈克這次對於故事的掌握度沒有這麼好。結尾突然讓瑟婷變成女主人心腹,與前段的觀感差距過大,中間轉折卻僅用旁白帶過,顯示創作者方便行事的心態。瑟婷三不五時的回想過去,亦影響到敘事上的流暢感。然不可忽視的是,這部古裝電影有許多借古諷今的色彩,不失為觀影上的樂趣。

 

chambermaid07  

 

開場介紹瑟婷的方式可見一斑。我們看到瑟婷走上樓梯,與介紹所其他女孩相處融洽,卻又對仲介的安排百般嘲諷。華服象徵她的高傲、愛引人注意、喜歡社交的性格,但對於有利益關係的主子就斤斤計較。

 

瑟婷:「這年頭哪有好差事?」

仲介:「沒有什麼是壞差事。」

瑟婷:「只有壞主子。」

仲介:「不,只有壞女僕。你聰明美麗,身材曼妙,只要守規矩,必定會有好日子過。」

瑟婷:「我想是要不守規矩吧?」

仲介:「這就要看妳怎麼想了。」

 

何謂規矩?如果遇到不守規矩會吃你豆腐的老闆,員工只能自己轉念?

 

chambermaid08  

 

這其中又有許多可以深究之處。瑟婷曾在駢肩雜遝的火車站,背著被站務人員刁難的主人與陌生帥哥調情,這顯示她對於性的開放態度,也不在乎主從之間儀禮分寸。然而當她到了鄉下工作,好色的男主人竟因為她是從巴黎來的,見多識廣,所以覺得跟她怎麼性騷擾都沒關係。這裡既有上對下的主從階級關係,又有泛道德化對於性的污名。性開放不代表是可以來者不拒,瑟婷的處理方式是警告男主人在亂來就跟夫人告狀,從中維護自己的性自主。

 

自然,這招用來嗆聲可以,但當後盾也是有風險的。男主人在家中的敵人是女主人,而女主人因為自身的不安全感產生極強的控制慾,讓她需要用刁難下人的方式才能獲得成就感。瑟婷對治女主人的方式就是忠心耿耿,直到得到她認可後暗渡陳倉自己的利益,蓄積能量安排妥當,再辭職跳槽,給自己完美翻身的機會。這也是整部片最大的心機所在。

 

chambermaid04  

 

當然整部片有許多老闆的臉譜,如隔壁的上校、壓抑自己慾望的貴婦、因為「晚上很忙」常要求女僕加班顧家的人妻、人好待遇佳的阿嬤、喜歡上女僕的肺結核少爺,以及一位舌燦蓮花拉人入坑的媽媽桑。瑟婷在旁白解釋當別人真心對她好,才會啟發她良善的一面。放在勞資關係而言,何嘗不是如此?

 

至少八卦是必要的。瑟婷上工不久就上教堂,與其他女僕交換情報。事先摸清楚老闆們的底細,以及週遭可能的跳槽機會,就能找到對應的方式。

 

chambermaid06  

 

「主人的性命簡直每天都操在下人手裡。」長久以來我們常被教育要「安份守己、適應環境」,放大來看,這無非是上層階級便於統治下層階級的勸服用詞。《女僕心機》教我們最大的一個道理,就是員工不該從老闆的立場去思考、批判其他「不守規矩」的人,而是老闆最應該去「守規矩」,該給的福利、該加的薪、該放的假、 該培的訓一概都別少。只拿的出香蕉,就只能請到猴子。

 

只怕,我們還是奴性太強了吧?

 

 

 

 

創作者介紹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因為電影原文叫做<Journal d'une femme de chambre>
    直接翻譯應該翻成女僕的日記
    電影原文標題跟心機完全無關
  • 很有趣的是,改編《Journal d'une femme de chambre》的三部電影之中,班諾賈克這部的女僕是最沒有心機的。

    白蚓 於 2016/01/25 11: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