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_the_golden_circle_ver23_xlg.jpg

 

之所以想寫這篇,是因為看到時光之硯的文章。硯大是個我滿尊敬的前輩,只是看完他那篇紅線有些不同的想法,不吐不快。而之後又看到雀雀姊用女性觀點做的分析,很同意她的想法,也想要順下去做一些補充。有人說這部片很歧視女生,因為戲份分配很少或「那場床戲」,但在我看來這部片對女生真是超好,比男性角色更能看出背後的故事、影響力和自主性。戲份的多寡不是用來判斷一個創作者意識形態的工具,角色動機和其表現才是關鍵。

 

以下內容含有大量腦補成分,以及偏激、厭世、性解放、沒有倫理道德等不知何謂是非對錯的危險價值觀。請朋友們慎入觀看,如有不適立即退出。

 

v1.bjsxNjc4MjY3O2o7MTc0Nzk7MTIwMDszMTIwOzIwODA.jpg

 

劈腿女友克勞拉

 

對於這場大踩硯大紅線的戲,老實說我覺得這不能算是紅線。可能這不是我的紅線,也可能整部片根本沒有太多我的紅線。於我而言這橋段不僅僅是諧仿了007每集都會跟女人打砲的優良傳統,還反過來展現了女性情慾的流動過程,我看的很開心,也覺得上了一課。請容我試圖揣摩克勞拉的想法,用她的角度重述整件事的過程:

 

今天終於來到Glastonbury了!全歐洲最大的音樂節,不曉得會不會有什麼豔遇呢?咦這位美國大叔要幹什麼?靠這搭訕方式太直接了吧?我都暗示了這麼明顯他還不懂?白目耶!哇有個好可愛的男生幫我解圍!哇賽他也去過南美,就算故意搭訕還是給他100分!難得這麼優的菜,千載難逢的機會老娘怎麼可以錯過?要趕快把他帶回我的盤絲洞吃乾抹淨才對啊!

 

咦他在扭捏什麼?居然還衝去廁所打電話給女友!是不是男人呀?得罪老娘還想跑?等一下看老娘怎麼在床上欺負你!恩對,快上來。對就是那裡,噢齁好舒服,噢....。幹你X的你怎麼還在想你的女朋友!傻眼耶老娘真的有這麼差嗎?幹還真的這樣給老娘走掉,不爽啦!到嘴的鮮肉就這樣飛了,心情不美麗。看看男友睡了沒,還沒睡來跟他電愛一下好了。

 

如上所見,我不會覺得克勞拉有被強姦的感覺。當然這也是她不知道被裝監聽器的情況下,如果知道了又會是另一回事。只是自己願意約上床的對象,可能多少會有一點好感和動心。當伊格西出現在她和男友的面前,揭露了一切,克勞拉確實後悔,但她不會怨恨伊格西,只會覺得自己約到爛砲被擺了一道,想趕快挽回男友的心而已。

 

至於仕特曼為何腦洞開發這種裝置,以及公主殿下如何看待伊格西的舉動,這留到後面再談。其實個人覺得那個跟拍手指的鏡頭是在模擬女生的感官刺激,同時也將男生的觸覺營造成某種偉大冒險。你看不到陰戶的特寫,就表示這不是在服務想看陰戶的人。要說真有什麼遺憾,大概就是伊格西連脫都沒脫,我們看不到他鮮嫩可口的粉紅奶頭吧?(可惡,有脫就完美了)

 

p2497282192.jpg

 

 

提早下班的蘭斯洛特

 

這大概是大家最抱不平的,上集勇猛剽悍的正妹探員,居然只有演兩場戲就下班了。講是這樣講,至少我還是有在她跟伊格西的互動裡看到許多有趣的事,而且類似的戲份,她比鄧不利多扮的亞瑟還更有存在感(沒錯,那是鄧不利多),讓人在惋惜金士曼的時候,只有惋惜她這個正妹而已。

 

畢竟當初為了要頂替亞瑟的位置,不得不派男生出馬,讓蘭斯洛特只能屈居支援之位。然而到了這集,她還是處於一個支援的位置,頂多在開會的時候像個品學兼優的小學班長對調皮搗蛋的伊格西翻白眼,然後繼續去解釋劇情。我彷彿可以聽到她一面用輕蔑語氣說你們這些臭男生,一面用「我懂好多我好棒」的高傲態度,暗自想著要是沒有我看你們要怎麼辦。

 

這告訴我們什麼?

 

戲份分配的因素,我們看不到太多金士曼日常運轉的情況,但確實可以從這位金士曼妙麗和伊格西之間的互動,看出他們平常合作的工作歷程。伊格西明顯是臨場反應很強,協調性佳,但情報能力比較弱,多半要靠他人協助才能完成任務。所以蘭斯洛特會是一個和伊格西互補的角色,負責是幫這個豬隊友蒐集情報並進行分析,還可以運用優異的情報能力,幫助自己和他人潛入目標所在的場合,並制定戰略攻其不備。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她在遠方支援伊格西的皇家飯局的時候,不僅要隨時應付國王陛下拋出的任何刁鑽問題,還要同時追查金圈子組織的下落。若不是她是一個非常棒、非常carry的夥伴(跟妙麗一樣),伊格西在聽聞死訊之後也不會如此痛心疾首。不禁想像平常她和伊格西去出任務會帶來怎樣的神救援,可惜這些都看不到了。

 

MV5BZDY5Mzg5ZTktOGQ2OC00M2MyLWJjMzYtOGExNDIzMTg5Y2NmXkEyXkFqcGdeQXVyNjkxODQ2MDk@._V1_SY1000_CR0,0,1333,1000_AL_.jpg

 

 

孤單寂寞的公主殿下

 

其實我一直好奇,伊格西一開始走出金士曼沒多久就開打,如果沒開打的話他到底是要去哪裡?看起來像是要去出一個機密任務似的,還勞駕梅林坐鎮指揮台調度。後來看到公主殿下出現,我才發現他只是下了班要回家,只是這段下班的路十分顛簸,害他必須從下水道爬出來而已。

 

好萊塢一直有個公式,我都把它叫做「男人回家」。通常都是這個男人可能做了一些事情讓家人不諒解,直到某件事情發生讓家人陷入危機,男人奮不顧身鋌而走險,最終得到家人的認可,重新回到家人的身邊。「家」這個意象在英美都是滿重要的政治宣傳,而「回家」的動作也常被塑造成幸福美滿大結局,完全忽略了男人要回家可能會有的犧牲,或者是家庭的經營可能多麼辛苦。

 

我認為公主殿下在這部片裡就是扮演一個這樣的角色,她可以是一個最棒的拉拉隊,在伊格西低潮的時候給予安慰,也能適時出招鼓勵伊格西接受任務(「如果你拯救了世界,你知道會有什麼」)。然相對的,我們也看到她一直在妥協。就算男友身上滿是惡臭,她還是可以為了男友開心,湊過去親吻男友。而就算緊張即將到來的家庭聚會,想跟男友練習一下餐桌禮儀,可是伊格西急著上班,說「這些東西我都會」,然後陷入以前跟哈利在一起的回憶,她看到也不好說什麼。就算伊格西真的都會,至少坐下來跟她比劃個幾下,我想公主就不會那麼緊張,會至少安心一些。

 

我們試圖想想公主殿下的處境。貴為瑞典皇族的她,願意為愛跟一個英國平民在一起,對方又是個地下特務,不僅會因為門當戶對的問題遭逢反對聲浪(國王皇后就算不反對,也有其他在意名聲的皇親國戚與大臣官員),還可能隨時要擔心伊格西會發生什麼事,又在必須保密的情況下無法尋求他人的情感支持。既然她選擇義無反顧跟伊格西同居,無形中就失去其他東西。沒有朋友沒有家人還身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她不像克勞拉一樣可以獨立自主的過生活,她的生活就只剩伊格西而已,如果關係出了問題,她會崩潰。

 

maxresdefault.jpg

 

而這些就真的在那通電話的時候引爆了。伊格西因為任務需要必須跟一個女生上床,他打過來尋求公主的同意。可能在他的想法,這是表示我很愛你,所以我尊重你的意見。可是在公主的想法呢?當伊格西提出這個要求,他就已經越線了。所以公主提出婚約的要求,表面上是可以綁定兩人關係,實際上是透漏出「我為你犧牲了這麼多,你能為我犧牲多少」的訊息,要伊格西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也就是給我放棄任務直接回家)。可惜,伊格西表現出猶豫的態度,這無奈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公主的解讀是你不願犧牲,於是氣的掛上電話,搬出酒店,跑回娘家,好幾天不接電話也避不見面。一部分為了報復,一部分為了療傷。後來還跑去嗑藥,不管皇族吸毒是多大醜聞,這透漏出她心已死,只能走上毀滅的道路,不想活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不覺得婚約是什麼定心丸或名正言順的性愛通行證,因為這在劇中的脈絡是女方用來感情談判的籌碼。對伊格西而言,走入婚姻勢必代表要為事業做出犧牲。結了婚成為皇室的一員,他就必須放棄喜歡的外勤,可能還要跟著拋頭露面出入社交場合,再也不能拯救世界。這等於又是另一種形態的生死抉擇,而且就算有沒有抉擇或作出承諾,公主都已經改變他的想法。上床與否,他都會因為顧忌著公主而心煩,進而有危及任務進行的可能性。就在這樣互相傷害的過程之中,創作者創造了「男人回家」的前提(兩人關係緊張,迫使男主角做出彌補),同時進行辯證翻轉,讓結局的婚禮表面上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實際上是公主經歷一整集的妥協壓抑隱忍孤獨最後終於把男友拉進禮堂。結婚之後,就換伊格西要妥協了。

 

妥協了又怎樣?這才是真愛啊!愛情就是不斷地犧牲妥協互相傷害,直到兩人找到相處的平衡點。就像《你的名字》裡的瀧,拯救世界只是為了再遇見你,伊格西拯救了世界,也拯救了公主的生命和兩人的愛情。這莫過於史上最浪漫的事。而你願意放棄喜歡的工作,和我一起成就這個家,那就更浪漫了。

 

Hanna Alström i Kingsman_ The Golden Circle.jpg

 

 

捨我其誰薑汁汽水

 

講這麼多,來看看伊格西感情危機的真正始作俑者:仕特曼的薑汁汽水。

 

咦,為什麼是她?身為仕特曼的軍需官,任務任何所需的工具配件都會是她負責準備或調度,可能還有參與研發的部分。那既然想的出可以透過黏膜在人體安裝奈米追蹤器,為何不是開發保險套,而是指險套呢?

 

原因很簡單,保險套只能男生使用,而指險套是男女都能用的。

 

我不知道除了女同志圈之外,其他觀眾是否都有聽過或用過指險套。當然,這是為了指交的情趣所生的產品,目的在於避免手部髒污細菌、或是指甲等尖銳物品傷害到性器官的健康。如以實用性而言,保險套還要在交媾前煞有其事的戴上,如果遇上習慣無套性愛的對手,此舉反而讓對方起疑。而指交是促進情趣的步驟之一,指險套也相對方便穿戴,如果被發現還可以說「因為我不想碰傷你的下面」,表現出體貼的樣子讓對方更放心。

 

再者,不只是女生的陰道有黏膜,男生的肛門也有,所以這個東西不只可以男生對女生,還可以男對男、女對女、女對男....等多種排列組合,不限性別,不限對象,只要有手指大家都可以玩,大家都開心。

 

p2497282331.jpg

 

但硯大的文章也說,裝設這種追蹤器本身就帶有隱性強暴的意味,這我不否認。而且我想在任何情況,往別人身上裝追蹤器本身就是一件違反意願、危害個人權益、侵犯隱私的事實,不管是裝在你的手機、衣服、電腦、餐桌底下或是皮膚微血管和血液裡面,這都牽涉到一個人或一個組織群體對於一個個體的強暴。只是對於達到目的的手段,性愛騙色和擅闖民宅到底孰重孰輕?病毒連結和大數據監控到底誰比較邪惡?我想這是可以討論的。我也認為強暴這件事不應該強調性別,因為唯有去除性別,我們才能正視它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實施的性脅迫和性暴力,以及它會造成什麼嚴重後果。

 

好,回到指險套。不管薑汁汽水參與研發到什麼程度,這東西基本上就預設男女皆可使用。也就是說,仕特曼本身就已經保留出現女性探員的可能性(或薑汁汽水保留自己上位的可能性)。而從薑汁汽水和梅林的閒聊,我們得知她想當探員已經很久了,然每次出現缺額,威士忌都投票阻止。而且她跟威士忌其實有「練習」過指險套的使用(還說「技術好的很容易讓人印象深刻」),可能比單純的同事還要更親密一點,但威士忌依舊不挺她,原因在哪?看起來她情報蒐集分析能力不差(伊格西被龍舌蘭綁起來就是靠她解圍),遇到任何事情也都能處變不驚(水淹哈利橋段,她想繼續淹下去觸發哈利的記憶,唯梅林心軟阻止實驗)。既然她是軍需官,應該也有負責新進探員訓練的部分(第一集的特務試煉就是由軍需官梅林主持),對各項測驗內容和目的應該非常熟悉,必要時都能靠著自主訓練來達成。那為什麼最後當威士忌的位置空下來,大部份人(包括香檳和龍舌蘭)都預設是哈利或伊格西來接,而不是薑汁汽水呢?她到底哪一點沒有資格?

 

知道這些還說她沒資格的人,我想只有一種情況吧?而這也是金士曼和仕特曼行事最大的不同,好在最後有所改變。梅林都穿上西裝跟著去出任務了(默哀),薑汁汽水當然也可以當威士忌。我想這是肯定的。

 

photos_14775_1492661219.jpg

 

壓力很大的白宮幕僚長

 

雖然《金牌特務》是個喜劇,但不代表裡面就沒有暗藏著悲劇。前面的公主殿下是一例,而艾蜜莉華生飾演的白宮幕僚長也是一例。

 

在硯大文章裡,她被認為是一個被浪費才能的選角。確實你叫一個演技派來演這種角色,根本浪費才能到了極致(鄧不利多表示:...)。但從她出現的少許場次,我們可以看到創作者對於美國政治的看法,進而得到對於性別政治的有趣提問,我覺得是滿有收獲的。

 

先來看看片中的白宮有什麼人:美國總統坐在辦公桌後面,他前方是梳著包頭穿著套裝的白宮女幕僚長,還有穿著正式軍裝的男性將軍。幕僚長代表的是政權統治,將軍代表的是軍權武力,一文一武一君,不難看出創作者想用這三人的互動來化約美國政治的運作。當罌粟姐蓋台威脅美國政府,幕僚長是憂國憂民的勸諫總統,將軍則是毫無反應只會微笑拍馬屁。後來發現幕僚長其實也是用藥者時,她對總統做最後的辯駁,一方面強調自己每天工作20小時,不靠藥物根本撐不下去,一方面重申用藥者也有人權,他們的生命值得拯救。可惜總統聽不進去,她被關進體育場的牢籠,和其它感染者一起等死。

 

p2456520606.jpg

 

其實我覺得以戰略角度,總統做的是對的事。罌粟姐這招最大的罩門,就是你只要放著給感染者死,對方就失去談判的籌碼。菲律賓總統在濫殺的時候還會出現誤殺情況,這招卻沒有誤殺問題,連張震嶽都覺得可以。然而憑良心講這個對策非常沒有人性,而我們也在劇情進展中發現,他媽的吸毒人口怎麼他媽的這麼多。而如果人數多到一個規模,或許我們就該思考,是不是我們的制度和社會結構出了什麼問題,才導致這麼多人有用藥的需求。可能有些人是娛樂性用途(如伊格西的朋友),那其他人呢?

 

以幕僚長為例,她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必須靠藥物來「撐下去」,還說或許其他人可以不靠藥物在白宮工作,但她不行。這個「其他人」似乎就是指那位穿著軍裝的男性將軍,平常毫無反應只要微笑拍馬屁就能當左右手,然後幕僚長忙的要死要活還要被清算。是否這代表男性在職場上只要逢迎諂媚就能上位,而女性(尤其年紀較大,沒姿色也沒身材的)必須冒著過勞危險加倍工作,才能證明自己的能耐?

 

而且別忘了,毒品大致分成兩種,一種是放鬆作用的安定劑,另一種是提神作用的興奮劑。我們不能確定幕僚長用的是哪一種,然而除了放鬆作用,她可能會為了工作需要,使用提神功效的毒品或藥物。《攻敵必救》女主角就是天天吃,才會跟超人一樣好幾天都不睡覺。當然在政治圈爾虞我詐的環境,每天都有新的問題,每個小時都有人要暗算你,睡覺可能是最奢侈也最危險的事情。但看到市面上那麼多提神飲料,那麼多人攝取大量的咖啡因幫助工作,甚至整個社會都將「精神好」當成一件好事來吹捧洗腦,說服你有精神有產值才能成功賺大錢,而賺了錢你才能去購買那些讓你健康讓你休息的療程或產品。為什麼我們的社會會病態到這種程度?到底是誰害的?

 

順帶一提,咖啡因在歷史上也差點變成毒品。是頒布禁令的長官當天早上喝到一杯香濃可口的咖啡,才因此撤銷禁令的。這也可以說我們天天都在合法吸毒了。也是滿諷刺的事呢!

 

justin-holt-kingsman-2-trailer-image-10.jpg

 

老奸巨猾罌粟姐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片名副標題要叫做「金圈子(The Golden Circle)」?

 

當然這是反派罌粟姐組織的名稱。問題是編劇在寫的時候應該不是隨便決定,要不然金獅金馬金酸梅都可以為名。我本來也想不透這個問題,直到最後伊格西和公主的婚禮才發現端倪:他們交換的戒指是金色的!「金圈子」在這裡啊!

 

如果以「婚姻」、「互許終身」來思考罌粟姐的角色,那整部片就說得通了。「罌粟圓」的員工清一色都是男的,唯一一個女的是髮廊的機器人。員工被錄取第一件事,就是可能殺個人證明自己的忠心,然後到髮廊把牙齒磨平、指紋磨掉、身體被烙印上金圈子,最後回到餐廳吃罌粟姐用愛手做的新鮮漢堡。你會說克勞拉身上也有金圈啊!這之後再講。反正像這樣「強迫結婚」的儀式裡,我們可以把這些員工看成是把終身奉獻給罌粟姐的人。是不知道當罌粟姐有需求的時候會不會找員工來解決,但形式上他們就跟走入婚姻的男性一樣,已經去除掉部分的個人特質,必須承擔為家庭犧牲奉獻的責任。同時還要認知女人是對的,女人的命令絕對不可質疑,否則就會被請去吃漢堡討論人生。

 

這其中也包含了查理。

 

比起第一集的范倫坦和刀腿女,這集對應的罌粟姐和查理更明顯有著上對下的關係,可是綜觀整個罌粟園,只有查理可以跟在罌粟姐身邊,還可以親密直呼罌粟姐的名諱。這些線索加起來,我們可以懷疑查理是被罌粟姐包養的小鮮肉,而罌粟姐和查理是包養人和被包養的關係。這也就是為什麼無冤無仇的罌粟姐會一次把金士曼炸到升天,這是要送給查理的禮物。

 

對罌粟姐而言,查理的行為和思考模式比起其他人相對簡單,很容易控制,所以送他威力強大的機械手臂當玩具,她也不用怕會反過來傷害她。就算查理有(或要)一個同齡的女朋友,她也可以寬宏大量讓查理納進來,暗中操控小倆口的舉動,然後用計讓這位女朋友被除掉,還是藉著查理的手(可能她沒算到金士曼仕特曼會見縫插針,但以克勞拉的個性,去Glastonbury這種自由主義濃厚的音樂節,一定會想要有所收獲)。如此一來,查理更會對自己忠心耿耿,更稱職當個保鏢的職務。

 

julianne-moore-kingsman-the-golden-circle.jpg

 

我想在罌粟姐滿滿的笑容背後,應該有個孤單寂寞的心吧?縱然賺到了大筆的錢,成為全世界最成功的職場女強人,可是自己卻躲在柬埔寨的叢林不敢回家,還佈下一堆打手和機關地雷把自己關在裡面。但她又有多信任這些打手?只要稍微違背她的命令、或是表現出辦事不牢的樣貌,下場可能就是進絞肉機,或是陪機器狗狗玩耍。確實這也是一種風險管理的方式,然而恐懼統治的結果就是員工會為了自保而說謊、做表面功夫,你找不到太多非常忠心的人,還必須用更多的手段來治這些「偏差」行為。所以出事的時候,你能動員的人不多,必須到對方打進來了才會後知後覺,當然這時也晚了。

 

我想罌粟姐也知道這個情況,就算築起銅牆鐵壁、安放多少地雷炸彈,抓了多少人進來當傭兵保護自己,自己也不可能真正安心睡得著。比起其他毒梟是結廬在人境,被當成教父受人景仰擁戴,罌粟姐擁有再多保護自己的資源,她還是孤獨的。范倫坦被逼到要炸掉自己喜歡的教授,他還能跟刀腿女討拍。當罌粟姐遇到挫折,她能找誰?

 

於是她心狠手辣,將不乖的男人送進絞肉機做成漢堡,或是送給狗狗當優質舒壓玩具。於是她興風作浪,在毒品裡加入慢性毒藥,然後再高調的上電視拋頭露面,要脅總統要將毒品合法化並促進經濟。有沒有合法化並不重要,我想她也想好了總統不從的對策(可能再一顆飛彈送過去),但她要的是這些看的到的名聲和肯定,同時她也想要回家。

 

其實真的感覺創作者對女生很好,因為如果對女生不好,罌粟姐的下場就是絞肉機,而不是被下藥之後還能維持她一貫的形象,美美的笑笑的死去。有趣的是,發放解藥的密碼竟然是「純素萬歲」。當然這可以指罌粟姐的毒品都是純天然植物提煉(大麻、罌粟、古柯,哪個不是植物?),比起造成全球暖化的肉品業者還環保。或者這也可以說,罌粟姐本身是吃素的。吃素還做漢堡給別人吃,這是多大的心機啊?(讚許意味)

 

p2494581295.jpg

 

結語:回家的意象

 

說到底,「回家」這個意象從片頭貫串到片尾,大多都是透過〈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這首歌的旋律來表達。不同的翻唱,不同的樂器,傳達的都是種殊途同歸的感受,也象徵著來自不同地方的人想要回家的願望。

 

「家」是避風港,是放鬆的地方,也是你必須付出心力去追求的一種理想狀態。我很喜歡一個說法,這部續集的主題是對應第一集哈利所言:「一個紳士的名字只會在報紙上見到三次:出生、結婚,和死亡。」整部片都是在測試伊格西是否有資格走入婚姻走入家庭成為一個好丈夫,就是前述「男人回家」的過程。同時不只伊格西想要回家,其他角色也想要回家,只是有人成功回到家(金士曼、公主、薑汁汽水、龍舌蘭、哈利、白宮幕僚長),有人失敗了而已(威士忌、梅林、查理、克勞拉、總統、罌粟姐)。

 

當然這部片還有許多可以玩味的東西。譬如酒精在過了美國禁酒令的背景之後除罪化變成合法商品,不但減低許多因為龐大利潤造成的幫派爭權奪利的亂象,釀酒廠還可以有足夠資源成立特務機構,變成保家衛國的基石。反觀毒品一直被汙名化,大力掃蕩不但無法遏止,還造就其他問題。還有威士忌造反的理由一部分是替死去的妻子報仇,一部分是讓仕特曼的股價飆高。為了做生意而喪盡天良耍手段的作法,對比英國裁縫起家的金士曼根本是良心企業。仕特曼是否真的是正派,到影片最後也沒有定論。金士曼結盟仕特曼,用仕特曼的資源重建家園,這是否是正確無後顧之憂的決定,我們也不知道。如果上面「紳士見報」的說法屬實,第三集我們就要面對伊格西的死亡。又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陰謀必須讓人以死相救?可能也只有那時才知道了。

 

延伸閱讀:

1. 時光之硯 - 那一場踩到紅線的戲

http://www.biosmonthly.com/columnist_topic/9214

2. 雀雀看電影 - 雀雀太太的murmur

https://goo.gl/5qLGpK

3. 幼部屋 - 閱《Tron Legacy》:男人回家沒?

http://wil891607.pixnet.net/blog/post/36778912

4. 羅比Robbie –《金牌特務:機密對決》Top5 五大劇情分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esmSZpGtc

 

《金牌特務:機密對決》預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幼部屋

白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